殘缺的金繼美學

|文:哈亞HAYAT| 最近暨「印度henna身體藝術」與「客家藍染」後,又迷上「金繼藝術Keintsugi」 […]

禪宗是個人主義的極致。
— 木心 《愛默生家的惡客》

波蘭52坪現代禪居

|文:坤海 AHAICHEN| 我很喜歡這個來自地球另一端的波蘭建築師Andrzej Chomski的住家作品,說來也奇妙,不知這是不是一種自我投射,不經意以東方的思維認知去理解來自西方的Andrzej Chomski的作品,總覺得他的作品不論是比例、線條、用色都精簡到不行,彷彿有一種禪境般的寧靜,沒有太多不必要的累贅,幾乎是「增一分太肥,減一分又太瘦」的恰到好處。還是說….現代簡約風格一旦追求到一個極限,是不是就會彰顯出所謂的禪zen的精神呢?(Andrzej Chomski不僅作品簡約,連網站都好大方,完全是我的口味啊。) Read More

無慾空間

|文:坤海 AHAICHEN|上回寫過一篇「論 黑色」,實在寫得不過癮,決定繼續發展下去這個我最愛的主題之一…「無慾空間」。 Read More

論 黑色

|文:坤海 AHAICHEN|說到無色彩的「黑色」,環繞世界掌握的最洽當的國家首推日本,幾乎沒有一個國家像日本如此偏愛黑色。你知道嗎?日本一直延續著唐朝的色彩系統。發展至今,不論婚喪都以黑色為主,它代表了高貴的帝王氣質和對他人的尊重之意。事實上,中國古代帝王色彩是玄色,也就是黑色,這可從許多日本境內唐風十足的神社古蹟中得到印證。 Read More